侧 记 

——记《我爱“糖酒”》编撰中的“花絮”
刚刚和《我爱“糖酒”》工作组的同仁,最后一次校好所有文稿。想到即将把几代糖酒人对企业的感情和祝福奉献给大家,不禁有点释然,有点喜上眉梢。这三个月,在阅稿、选稿、校稿的过程中,深深感受到糖酒人对企业真挚的情感,也深深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爱糖酒”。在字里行间,我找到了答案。因为,糖酒集团承载着他们的梦想,他们的追求;因为,糖酒集团关爱着他们,惦记着他们。正所谓,感情是割不断的,历史是割不断的,糖酒集团是糖酒人的企业,是糖酒人的牵挂。
在编撰《我爱“糖酒”》的过程中,我常常动情于一些真情实感之中,为此我也一直在想我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庆祝集团60华诞呢,以什么样的情感去表达对糖酒人的谢意呢?一直没有思绪。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拜读了太多的文稿,他们从不同的侧面抒发了对企业的真情实感。自己看多了,反无所适从。无论如何去描绘,我似乎都还是无以表达。但又觉得自己必须写篇文稿,以示实感。在完成校稿半小时后,我突然想到在编撰的过程中发生了许许多多感人事情,这些事情最真实地反映了糖酒人如何爱自己的企业。我应该把他们的故事说给大家听听,这比自己再写一篇文稿更有价值。
编撰过程中,最让我感动的是老一辈糖酒人,尤其是离退休老干部、老领导始终牵挂着企业,对企业充满了爱。特别记得这样几件事:退休领导毛昭显老先生虽生患重病,但还字字句句回忆和老一辈糖酒人共同奋斗的点点滴滴,并亲自将文稿送到我们工作组人手中。离休干部王善和对文集编撰非常重视,先后几易其稿,寄两封挂号信到集团,再三确认收到与否,并非常谦虚地表示如果不符合公司要求,请不要采用。离休干部沈文起老先生,八十多岁高龄,写了十五页文稿,没有一处涂改,字字清晰。我想如此高龄,必是反复写了多次。我是做不到一次成稿的。退休职工石联根老先生,亲自将文稿送至集团门卫值班室。想请他上来喝杯茶,但他坚决不肯,说不能打扰你们工作。无需修饰,无需言语,这就是爱的真实写照。
在刚接手这项工作的时候,我起初臆断地以为可能征集的稿件不会多,更担心质量不高,难完成任务。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到5月底的时候,我们工作组就已收到近200名职工的稿件。之后,我们又陆陆续续收到近百名职工发来的稿件,很多都是自发投稿。他们中有企业经营者,有后备干部,有受惠职工,特别值得欣慰的是,有很多是刚刚进入企业的年青一代,他们被企业的发展、企业的精神所感染,所出了真情实感,让我们看到了糖酒集团未来的希望。而且这些文稿都写出了真情实感,有很多文章展现了几代糖酒人百折不挠、艰苦奋斗、团结协作的精神风貌。如张守一的“七宝酒厂回忆录”、王伟君的“一个拼对工人的成长”、薛剑国的“父子烟糖情”、张燕的“十年成长录”、周静的“感谢糖酒,收获成长”等等,都让我们看到了糖酒人的情感和精神。我想糖酒集团就是这么成长起来的。
此外,有很多文稿都超出5000字,有的甚至达到7000字,暂不论内容表述,至少可以说明我们员工是多么重视、多么爱护自己的企业。还有的文稿反映内容时间跨度比较大,但每个阶段的时间、数据、事件都非常准确,可见笔者肯定是长期关心企业发展的有心人。
编撰过程中,让我们感受最深的是,糖酒集团包容发展、凝心聚力,企业“和搏”精神已经逐步成为所属各地企业的糖酒人共同的精神财富。这次,参加征文活动的除了市内员工,更有来自祖国边陲云南英茂员工、大山深处的广西上上以及各地东方(湛江、重庆、甘肃等)糖酒公司的员工,他们都共同表达了对企业、对糖酒集团的良好祝愿,希望在糖酒集团大家庭下茁壮成长。尤其是云南英茂糖业的很多干部员工,积极撰稿祝贺集团成立60周年,英茂糖业常务副总裁于厚先生亲自执笔写了两篇文稿,李朝阳同志不仅写了“我爱糖酒”征文稿,还另附一篇建党90周年征文,情深至切。
在庆祝建司60周年时,集团领导对编撰《我爱“糖酒”》非常重视,党委书记李国忠、纪委书记徐静和多次关心编撰工作进展情况,并亲自撰稿,抒发对企业、对职工的感情。特别记得这样一件事:有次,办公室徐静怡跟我讲,集团董事长葛俊杰已全部阅读过首批发布上网的“我爱糖酒”文稿,说很多文章写很好,还对一些文稿的提出修改意见。听后,我有点惊诧和感动,感动于葛总这么忙,还百忙中抽空看每位职工写的文章。我们更当把工作做好。
这项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我又担心了,我担心这么多好文章,都写出了员工自己的真情实感,我们工作组该如何取舍呢?集团党委书记李国忠说:“这些文章都是员工写出来的真情实感,如果篇幅允许,我都要尽量采用,即便没有编入文集的,也必须在企业网站上刊出”。
想说的“花絮”还有很多,我想纵有千言万语,还是汇成一句话:让我们携手奋进,共同谱写糖酒集团事业新篇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