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者•酒

自小与酒厂隔河而居。
  当冬日的晨曦刚刚开启,似西施浣纱、似漂母浆洗,对岸河沿一群女工已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在冷冷的河水中洗涤着白白的榨袋。
  装载着大米、酒坛等各种船只川流不息,泊停不止。时而有头戴黑色灶帽的绍兴师傅象玩杂耍似滚动着大缸沙沙而过。
  孩提时心中的酒厂就象是古书上的一幅插画。所以心灵中对酒有种莫名的好奇,朦胧的、隐隐的向往。
  可能此身当与酒有缘,多年后自己会真的成了一个酿酒者。当你成为酿者时才知道其中的辛苦艰劳。且不说白天体力劳动的艰苦,每每夜晚过二、三小时须到酵房探视操作一番。尚未到酵房,滋滋噗噗的发酵声早已入耳,淡淡的酒香扑鼻而来,看着欢快跳跃的气泡,尝试着酒、糖、酸的味道,品评着酒的优劣。那时酿者不但要有强劲的体力,还要充分发挥“五官”的功能,同时不断地积累着经验,甜与苦均在其中。
  千余年酒的历史,传颂着多少酒的故事?试想古老的中国、古老的历史、古老的文化如果没有酒的趣事是否会枯燥一些?乏味一些?
  千余年酒的文化,千余年酿酒的传统、古老的操作方法在历史中延续着,延续着……
  然而酒的革命在烟糖旗下的“金枫”得到了成功。菌种的培育、大灌发酵、随后一系列工艺改革,品牌创造,金枫取得了巨大成就。改变了酿酒的历史。
  从“萃康福”、“工农酒厂”、“枫泾酒厂”、“金枫公司”、直至今天的“金枫酒业”,有多少烟糖人、金枫人为之献出了智慧和汗水。酿者酿造的不仅仅是美酒,更为人们酿造了多少快乐和愉悦。试想在今天平和安祥的社会里,不管你是“士农工商”任一人士,酒总是陪伴着你的生活。当你身遇喜事,酒为你增添欢乐;当你烦忧时酒为你去忧解愁;当你与家人或亲朋相聚时,当三、二知已小酌时,酒为你添情增义。而酿者的成功与快乐就来于你我千万人的快乐。
  今天,烟糖旗下的金枫人不仅仅传承酒的历史,更在创造奇迹。科技的大量应用、生产不再受季节的限制、金枫的产量、金枫的销量、金枫的利润、金枫的税收等等无不在创造着奇迹。然而最重要的是金枫人在一代代成长,金枫人的品质才是金枫的根本。金枫人的品质就象金枫酒的风骨,平和韧久、淡淡的香、透明的亮、智慧和勤奋容融其中。
  酿者为人们的快乐而酿造着。上海烟糖、金枫酒业集多方之财,聚多方之力,合力成金,为人们酿造着幸福和快乐。倘若一瓶酒能快乐一个人,那金枫酒业的奉献就是一片快乐的海洋、愉悦的世界。金枫人合力成金,平和致远,将伴随人们的快乐到永远永远。
  相随金枫三十余载,叹回首,搔白头。失去了岁月,感悟和得到的却更多更多。人生六十的生命逐渐衰老,烟糖的六十华诞却仍然朝气蓬勃、欣欣向荣。老骥伏枥,叹年华不再。年轻的儿郎们,时不再来,时不我待。努力吧、奋斗吧,忠于我们的国家,忠于我们的烟糖,国家的光明、企业的光明、你的光明都在你的努力中,奋斗中。

                                
                       

(石库门酒厂 李永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