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回忆

今年,我85岁了,特别喜欢回忆过去。在漫长的历程中,即有“过五关斩六将”,也有“走麦城”,回忆起来,挺有意思的。

  曾记得1949年解放上海,当时我才23岁,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的一名普通战士,我随部队南下进驻大上海,并以军管会军代表的身份入驻外滩23号。当时主要任务是接管外滩中国银行,那时的旧上海,国民党刚逃跑后丢下了一幅烂摊子,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我们只能夜以继日的进行工作。不久后,我被调到人民银行工作,业务更加繁忙。虽然我工作属地方性工作,但是我们军队的同志仍实行的供给制待遇,不拿薪水,大家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由于刚解放,当时政治运动比较多,影响了一些干部群众的情绪。1957年反右派运动结束,许多不知道的原因,我被下放宝山农村劳动,情绪自然陷入低潮。

  1959年8月,我到商二局召楼农场报到,走上新岗位,一切都从头开始。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一切从头开始,难阿!60年代初,农场萎缩,改名召楼酒厂,即划归烟糖公司。当时国家大环境不佳,小单位可想而知。

  1979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同时也吹进了十多万平方米的召楼酒厂。烟糖公司通过各种渠道,筹集了资金,配备了干部,对召楼厂进行彻底改建.先是从曲酒车间入手,建新厂房,改旧工艺。由于领导决心,下边努力,齐心协力,一年多即胜利完成,并顺利投产。同时交叉筹建啤酒车间,并改名江南啤酒厂。自82年初开工,全厂区夜里灯火通明,白天人声鼎沸,一片繁忙景象。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两年的苦战,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工艺设备日夜施工,安装就续,年产两万吨的啤酒生产线顺利投产。这比同时起步的益民啤酒厂提前了约两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厂区面貌日新月异,二期工程也相继完工投产。我的工作也接近尾声。88年5月份,我光荣离休,到如今又是二十多年了。回忆起当年的日日夜,仍旧很兴奋。再看到那些参差不齐高楼大厦,感觉很温欣,尤其是巍然屹立的标识性建筑—水榙,也许是自己设计的产物吧,感到格外亲切,这是多么美好的回忆!

(离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