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宝酒厂回忆录

早期的七宝酒厂

五十年代中期,由当初的上海市专卖事业管理局领导设想,在上海地区,利用农村中的饲料粮(玉米、麦子)来酿制白酒,酿酒留下来的下脚料——酒糟,再供给农民做养猪的饲料。

于是委派一位懂得酿酒的山东南下老干部崔志业和卢履康、吴熙三位专卖局干部到上海市郊选择能够适合酿酒的地块建一个酒厂。

当初他们从浦东到浦西选址,看了几处地方都没有中意的,最终选择在时属西郊区的七宝镇七莘路西靠近蒲汇塘河道北边的一片农田,确定在此处建一个作坊型的酒厂。

从市专卖事业局调来了一些职工,在农田搭建了部分简易的竹棚屋,用手工操作的方法开始了自制白酒,请当地的泥水匠砌了一只土灶(地灶),用木桶做蒸桶安在铁锅上蒸原料(玉米),铁锹是主要生产工具,用竹畚箕上蒸,用独轮木板车做送料工具,在煮熟的酒坯中加入从街市买来的酒药(小曲)做发酵剂,然后,酒坯吃水拌匀,在空地上摊铺翻动,利用自然冷风,使酒坯冷却到发酵所需要的温度,在将待发酵得酒坯放进大缸里发酵,数天后,将发酵的酒坯装入土灶的木蒸桶里蒸馏,通过冷却器蒸馏出来了粮食白酒(俗称土烧酒),就这样一个作坊型的七宝酒厂诞生了。

艰苦创业继续发展

经过一个阶段的试生产,上海终于有了首家自酿白酒的酒厂。

七宝酒厂隶属上海市糖业烟酒公司领导。1957年由市公司委派毛照显、邓元钦、龚友培等几位领导来七宝扩大规模生产。当时,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在原有作坊型的基础上,带领部分工人来七宝进一步创业搞发展。生产区从蒲汇塘北边扩大到蒲汇塘南边的一片空地,充分利用蒲汇塘的水资源优势,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请泥水匠在农田挖出了一口深井,用18摄氏度左右的地下水来酿造酒。

第二年,从“无锡酶制剂厂”请来了4位酿酒老师傅传授酿酒工艺技术。这4位是:梅存善、姜长福、荀德盛、王少华。在老师傅们的带领下,采用3只土灶三个班组生产山芋干白酒,1只土灶一个班组生产高粱大曲。当初的生产条件,生产环境确实艰苦,在竹篱笆围起来的围墙里搭建了简陋、阴暗、低矮的厂房内做酒。生产用的原辅料(山芋干、玉米、高粱、麦子糠)都是船从蒲汇塘水运进来的,工人们用肩背扛上岸来,再用平板车运进厂内仓库。生产设备虽有改进,但仍是以手工操作为主。铁锹上蒸,双轮胶胎车运料、运酒坯,扁担、水桶挑酵母(发酵剂)、蒸熟的料放在竹子做的半圆型凉揸架(俗称乌龟壳)上摊凉下边设鼓风机把酒坯吹凉到适合发酵的温度,加入酵母用铅桶吃水(在酒坯上甩水)拌匀后运进发酵池,当初的发酵池是地面下挖的泥池,发酵数天后,挖出酒坯用燃煤的土灶蒸馏出白酒。

经过全厂职工的辛勤劳动,七宝酒厂发展成年产62。白酒200多吨、65。高粱大曲30多吨的生产量,这些散酒均由市公司收购。

 发展经济、保障供给

在市烟糖公司的关心下,七宝酒厂开局良好,产量增长,效果初显,这就为今后的更大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六十年代初期,由于正逢困难时期,物质条件十分匮乏,为满足市场日益增长的需求,在国家提出“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大前提下,要求企业不断增加产量和品种。这就给七宝酒厂带来了新的机遇,创造条件进行设备和技术改造,增加投料,提高出酒率。

因此,酒厂成立了机修小组,组织职工向兄弟厂学习技术、自制设备,经过机修组人员的努力,自制了传送带(送酒坯进发酵池),自制了地下绞龙(排送酒糟)、同时还制造了粉粹机(破碎原料),拌料机(拌匀主副料)、立式蒸煮锅(蒸熟酒坯料)和钢皮输送带(下设鼓风机)把酒坯冷却到发酵必须的温度,加入酵母用设备吃水拌匀,最后由输送带把待发酵的酒送入发酵池中发酵,数天后,出池的酒坯送到蒸酒机蒸馏。整个工艺流程通过半机械化的操作来完成。这样不但减轻了职工的劳动强度,同时增加了投料,产量也提高,出酒率也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也明显上升。

市场需要增加品种,七宝酒厂必须创造条件扩大规模,增加“优质大曲酒”(浓香型)的生产。而“大曲”的酿造离不开微生物,通过“曲”培养微生物。由于酿酒是我国具有民族特色的独创。“大曲”又名曲块、砖曲,它以小麦、大麦、豌豆等为原料,经粉碎压制成大块砖形的曲坯,通过原料、水、工具及自然环境中带入的微生物自然接种,在一定温度、湿度下培养制成。“优大曲”的生产工艺与薯干白酒有所不同,原料配比不同,培养条件不同,从而可以培育出风格不同、风味迥然不同的大曲酒。

“优质大曲”的酿制由于工艺技术的不一样酒厂决定派出去几位熟练的酿酒师傅,到江苏“洋河酒厂”、“双沟酒厂”学习生产工艺技术。紧接着的1972年组建了“优质大曲小班”组,同时请来了江苏“双沟酒厂”的技术员陈森辉,来厂指导“优小班”的生产,经过数年的精心操作和奋发努力,终于开发了“优质大曲酒”,其品种有“上海特曲”、“上海大曲”、“上海二曲”、“低度酒”、“38。特级玉液”等多个新品种。

1976年前因改造瓶酒的产量、品种都有限,所以只设改装小组,用手工改装圆瓶62。“七宝白酒”和少量的65。“七宝大曲”。随着产量、品种的逐年上升,1979年成立改装车间,开始采用“12头”、“24头”自动改装流水线,这样既增加了产量,又保证了产品质量,从而确保了市场供应的需要。

历经20余年的风风雨雨,七宝酒厂生产规模逐年发展壮大。厂区占地面积21216平方米,其中生产车间面积达16960平方米。“清香型七宝大曲”在上海已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直至当今岁月,在中老年消费者中记忆着“七宝大曲”的醇香,赞誉众口。

推进技术改造、增长经济效益

八十年代初,商业部在山东“景芝酒厂”召开《全国大曲酒机械化》会议,我厂派员参加后并实施落实。在市公司经理室支持下,由公司生产技术科的具体指导,首选在我北厂“大曲车间”进行大曲酒机械化生产的技术改造,需增加固定资产的投入,并征用了部分土地,扩建大曲酒车间,新建“制曲砖车间”和“曲房”10多间。我厂机修车间技术人员经过几年的辛勤试制,在外单位的协助下,为实施大曲生产的机械化,自行制造了“行车抓斗”、“振荡喂料机”、“链条式自动制曲机”等酿酒设备。加速酿酒机械化的进程,非但使酿酒制曲的工人减轻了劳动强度,同时,增加了投料,使曲酒的产量和出酒率进一步提高:“65。七宝大曲”从七十年代的年产400多吨,到八十年代中期年产量达1000多吨,出酒率从平均40%,提高为平均47%。“62。串香白酒”也不断增加,从年产560多吨提高为年产1000多吨,盈余率从0.39提升为盈余率1.47。

经过全厂职工的共同努力,使生产技术不断改进,企业的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为满足市场多层次,多方面的消费需求,我厂生产技术科的技术人员,经过不断研制改进配方,逐年创新开发新品种,使企业的经济效益年年增长,从1980年至1985年企业的销售额、产品销售税金、利润、劳动生产率等各项经济指标有了快速增长。

 

欢欣鼓舞迎来三十周年厂庆

1981年7月在市公司经理室的关心下,我厂南区“1000吨优质酒车间项目计划任务书”获批准下达,确定在南厂区新建1800平方米厂房(宽24米,长78米)的优质酒车间。1983年该项目由“上海工业设计院”完成设计。当年5月落实施工单位进行土建施工,经过二年多的基建施工和设备(24米5吨行车)的安装调试,85年10月31日终于落成试投产。11月18日产酒成功,出酒率为40%。和优质酒车间同时完工验收的还有可储酒1000吨左右的花岗石组合内为陶瓷板贴面的大型酒库。

1984年七宝酒厂企业整顿验收合格,随着各项经济指标,经济效益的持续发展,1987年全厂职工欢欣鼓舞的迎来了三十周年厂庆的大喜日子,全厂一片欣欣向荣:各项经济指标不断增长,生产技术、生产设备不断优化。技术部门配备了气相色谱分析仪器,应用电脑微机数据配酒等一整套现代化设备完全质量管理。工厂建立了经济责任制,应用量、本利分析的目标管理方式,专设了技术质量监督科以确保产品质量的巩固和提高。

从1957年建厂以来,经过三十年的改造和发展,企业由原来作坊型的生产形式起步,逐渐发展成为半机械化、机械化生产企业,已具有500多万固定资产,有500多名职工,能年产5000吨左右产量的中型白酒酿造厂。

二厂一库合并实现优化组合

1989年起白酒销售市场发生了变化,外省市的中低档白酒纷纷进入本市。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企业暴露了许多体制、机制、管理上的缺陷,企业的发展不能只靠增加投资规模、铺摊子上项目来实现。长期以来追求规模发展“重生产,轻管理”积累了许多问题,管理粗放、成本概念淡薄、效益流失、生产值增速减缓、亏损额度上升。从1989年亏损40万,到1992年亏损达92万元。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不断深化,企业必须从原来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企业只能通过深化改革建立和完善科技与经济有效的机制,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求生存。

加上当时外部环境变化,面临七莘路在91年动工拓宽建设(从原有的10米拓宽为40米的一级水泥路),道路两边还增加各5米的绿化带。为此,我厂南北区域面临地块缩减,企业的生产受到影响。当时的“上海县规划局”确定从莘庄到吴家巷的七莘路为县级景观带,道路沿途的工厂需要转制。

面临以上内外环境的困扰,企业要通过改革来正确处理各种利益关系,既要照顾到各方面的利益,又要坚持局部利益服从全局利益,眼前利益服从长远利益。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改革开放决策下,市公司经理室对七宝酒厂提出了治理整顿,调整结构的方案,并上报市商业二局。于1994年1月商业二局批复了“关于七宝酒厂北厂区规划动迁”的报告,作出了将北厂地块置换给上海县房地产总公司的决策计划。1994年5月由市公司决策宣布了七宝酒厂全面停产、转制,6月宣布由中国酒厂、七宝酒厂、真北路仓库实行“二厂一库”优化组合,1995年起七宝酒厂在改革开放的基本决策下,实现企业结构的调整,顺利完成了企业的转制。

(原七宝酒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