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员工,播种真情,尽责践行岗位铭言

随着岁月的流逝,时轮的飞转,转眼间即将迎来集团创立六十年的大典。当建司六十周年的喜庆日子,离我们越来越近时,这段时间每当夜深人静寂寞之时,总是思绪万千,难以入眠,脑海中不断涌现我对烟糖历史发展熟知的点点滴滴画面,时续时断,时新时旧,连绵不断。越是大脑在立体思维,人越难以静心,只听到时钟在滴答、滴答作响。卧床静思,细细品味近年来所想所思所做。我自受集团党政领导的信托,得到了烟糖广大职工的信任,任工会主席一职已有十年之载。回顾自己所走过的路程,历历在目,但最使我难以忘怀的是自2008年起,最近几年服务职工的工作。为什么我要用难以忘怀这一词呢?这是因为这几年我能放手去做,去做原本困扰心结一直想做而没法去做的事情,遂了心愿,了却梦想。虽然自己惦思做得还不够完美,但令人欣慰的是许多民生工作,我自认为还是有了实质性的突破,使我能从容面对“江东父老”。否则的话,我居工会主席一位,将愧对烟糖的广大职工。

在2008年我有一种预感,预感到烟糖民生工作的春天来临了,当细雨蒙蒙,万物破土而出,微微春风拂荡绿叶,芳草如画,暗香浮动,百鸟争鸣,春意盎然的季节,终于再一次降临大地时,一天我在家闲暇无事,清理书柜,不经意随手拿了一本旧杂志翻阅,里面有段文字深深的打动了我。那是一篇社会调查报告的文章,其中描述了一个小故事,讲述的是一位化工厂的机修工,其爱妻身患癌症,其女即将上大学,家庭经济十分拮据,为了给爱人治病,家中已入不敷出,加上爱女读书的费用,尚不知何处,这位机修工心情十分郁闷,整日为生计愁得惶惶惚惚。在一次高空设备检修时,失脚坠落身亡,得到一笔抚恤金,方解家中燃眉之急。看了这篇报道后,当时我顿时感到心中很堵,催人泪下,心灵受到冲击。联想到烟糖系统内也有不少身患重病的在岗职工,这些职工不仅在身体上受到病痛的折磨,心灵上也由于疾病而造成的重创,加上家中还有子女、配偶要承担起家庭责任,真是内外交困。人间没有什么比生命更为重要。这些职工由于身患重病,出于人的求生欲望、对生命的挚爱,除了治疗,还会选择一些辅助药增强免疫力,综合因素造成了家庭经济困难。在他们呼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埋怨苍天的不公时,多么渴望组织上能伸出援手拉一把。想到这些职工困境,一个想法在脑海辗展,在原有帮困救助机制上能不能突破,加大帮困的力度呢?虽然从工会帮困历史而言,对家庭困难职工历来就有关爱机制,但力度有限,一年也不一定会过千,只能是杯水之薪,难解无米之炊。就工会力量而言,能不能冲破历史旧规,适当减缓困难职工家庭的经济压力,适当释解困难职工家庭的精神桎固,我们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尽一点良心之责。当我把自己的所思告知工会的同仁,即得到同仁们的赞同。几经酝酿在2008年5月一次班子办公会上,我向班子领导汇报了关于在岗职工身患大病的救助办法,并提出每年给患大病职工五千元救助的标准。集团董事长、总裁葛俊杰当即表态:“静和,你思想可以再解放一点,救助金额至少一万元,他们身患大病,需要用钱的时候,烟糖发展了,有能力为职工做点事情,如果帮困基金不够,烟糖可以每年拨款100万专项资金充实帮困基金。”听了葛总铿锵有力的一席话,我立感烟糖帮困的底气足了。从2008年6月起,集团正式启动了对在职职工身患大病的救助办法。从起始至2011年6月,共有151人次,受助金额105.74万元。

烟糖在步入市场经济初期,由于商业行业的特殊原因,历史上职工的收入处于全市行业中倒数一至二名。在90年代末期,企业的改革重组、减员增效,加上医疗、教育等体制改革的原因,也存在一批困难职工,这批困难职工往往是很无奈的,失落的信念需要寻找新的归宿,自身的价值需要重新定位,失去的利益需要新的补偿,他们的心态需要平衡。少数困难职工往往会带着认识上的困惑、情感上的失落,心灵上的创伤,在工作时有时会满腹牢骚。困难职工的诉求在拷问着我们的良知和责任。对这一特殊群体,我们感到细微入至的思想工作要做,但更重要的是要适当解决他们的一些实际问题,唤醒他们对生活的渴望,去抚慰饱受生活艰辛的心灵。在集团推出在岗职工患大病救助办法后,2008年年底,集团董事长、总裁葛俊杰在思考2009年全面工作时,又数次约我沟通,多次讲到:“烟糖的改革发展所取得成果是全体烟糖职工共同努力的结果,发展为了职工,发展依靠职工,要让烟糖职工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烟糖现在已具备持久改善民生的实力,你们工会要从这个角度,尽可能去做些实事好事”等等。在葛总的思想启发和支持下,集团工会相继对在职职工其配偶子女患大病情况、困难职工子女就学情况开展全方位调研摸底,通过数次的工会主席会议讨论,反复推敲达成共识,经集团领导班子办公室讨论决定,先后出台《在岗职工其配偶、子女患大病救助办法》、《在岗困难职工子女助学办法》,对困难职工家庭子女的助学,无论就读中专、大专、大学的对象,按照困难职工家庭实际经济状况,每年的学费60%由集团援助,自2008年8月至2011年6月止,集团共助学201人次,助学金额45.01万元。对在岗职工其配偶、子女患大病的救助款按在岗职工患大病救助款的50%标准执行。自2009年7月至2011年6月止,共扶助63人次,受助金额23.55万元。通过以上三项帮扶机制的建立,基本上践行了集团工会在2007年工代会报告中提出的承诺,我们不愿看到烟糖的职工因患大病,而由于经济困难看不起病,我们不愿看到烟糖的职工因家庭经济困难,子女无法完成学业,更不愿看到困难的职工子女因读不起书,而造成今后的就业困难。

在2009年初,集团工会又萌发出一个新的想法,那就是人生活在社会上,难免会碰到一些天灾人祸,诚然每个人都会祷告不要发生那些意外事,但万一碰到了,该怎么办?历史上烟糖的职工也曾发生过突发事件,在2003年的第一食品南东店一位职工,家中可能电线老化断路引发火灾,当集团工会赶到现场慰问时,家中一片狼藉,家具、用品、电器等所有东西挥之一炬。按当时工会的规定,补助金额不得超过千元,后根据其困境破格帮困了2000元。我们不能预见和断定,烟糖的职工不会发生任何突发事件。为此,集团工会制定出台突发事件的救助办法,只要烟糖职工万一不幸发生突发事件,视其家庭经济情况和受损现状,给予一定的突急救助。自2009年4月至2011年6月止,共救助4人次,发放救助款2.9万。

在实施推进各项帮困救助举措的同时,集团对“五一”、“国庆”、“春节”三大节日的帮困幅度每年都在递增,全方面的帮困体系逐步成形。2010年下半年,集团工会在思考2011年的工作思路时,越来越感到虽然通过几年的努力,帮困五大机制的建立实施,但阳光未能普照到退休老同志患大病的救助。烟糖退休职工人数4000多,这些老职工历经风雨磨练,在社会主义建设初期,含辛茹苦、艰苦奋斗,把他们的青春年华一生都奉献给了烟糖发展。他们退休后,收入并不高,特别是不幸患大病的退休群体,生活更为困难。葛俊杰董事长、总裁嘱咐集团工会:“老同志虽然退休了,但历史是割不断,老同志与烟糖的感情是割不断的,烟糖是国企,我们要敢于承担一些社会责任。”在葛总的亲自过问下,集团工会着手开展退休职工患大病情况的调研。在各企业工会的努力下,初步摸清患大病的人数。在思考每年救助金额时,困惑的是差钱,原有集团行政拨给的100万帮困基金不够用。当我把集团工会的想法向葛总汇报时,葛总当即表态:“救助的金额还可以高一些,基金不够,集团行政每年再增加100万拨款充实帮困基金。在2011年6月13日集团民生大会上,葛总宣布建立每年200万元基金。这真是烟糖无论在职,还是不在职困难职工的福音。2011年6月,集团对首批74名老同志,发放大病救助款37万元。

2011年3月10日下午4点左右,葛俊杰董事长、总裁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第一时间发信息给我,告知云南盈江发生5.6级地震,英茂平原糖厂受损,并有职工受伤。当时我在办公室并不知道云南发生地震,看到信息后即上网查看,发现网上已发布地震滚动新闻。此时葛总的第二条信息又发来,他在“两会”会场不便打手机,嘱咐我英茂的职工也是烟糖的职工,集团要关注。此时葛总为盈江地震、平原糖厂位于震中,心急如焚,十分担忧英茂平原糖厂的干部、职工安危。我十分理解葛总对英茂职工的关切,即回复信息,当晚赶往灾区了解灾情,并探望受伤的英茂职工。受董事长的委托我连夜赶往云南,抵达平原糖厂后,传递了烟糖集团对灾区糖厂的亲切慰问,并代表烟糖集团向平原县政府、英茂德宏公司捐赠慰问金,向平原糖厂受伤的职工表示慰问,送上关爱之情。在平原糖厂的数天查看灾情,了解灾后自救等情况中,葛总因在北京参加“两会”不便直接通电,先后给我发了二十多条信息,随时了解灾情。期间,集团党委李国忠书记也致电表示关心,询问灾区糖厂受损情况及传达对平原糖厂干部、职工表示慰问和关切。

在筹备建司六十周年阶段,我细述近几年烟糖集团在帮困体系建设上所走过的路,这仅是集团整个民生工作的一个缩影。我感悟到集团的民生工作,如果没有党政领导的支持理解,集团工会不可能推六大帮困机制。我发自内心的感谢集团给了我能做事的平台。从自已在烟糖成长经历回顾,我是一名极普通的装卸工,在集团的培养下,逐步走上领导岗位,我时常怀有感恩心态去面对工作,面对生活,心态平和,在各项工作中尽可能的去反映职工群众的心声,去体现职工群众的意志,去搭建职工群众与企业联系的桥梁。我愿集群众之智、举企业之力、谋合理之策、履工作之责。在其位、谋其政、尽其责、成其事、求其效。但是仅懂得感恩是远远不够的,要懂得去报恩,我觉得这是一个人最起码的良知,我愿在人生工作生涯中屈指可数的年月中,为烟糖的历史性跨越发展,为我烟糖,鞠躬尽瘁。

(上海糖酒集团)